充值即送!因我方未出物流致罚款全赔

空包网

双11”的暗面:美女、经纪人、掌门人和审判官

更新时间:2018/7/11 / 阅读次数:31

  每年11月都是剁手族痛并快乐的一个月,前有“双11”后有“黑色星期五”。她(他)们看到打折促销活动会买,看到女主播推荐衣服和化妆品会买,看到卖家秀和爆款也会买,业务只有刷爆卡或者忘记密码才能阻止她(他)们。在大多数剁手族的世界里只有“买买买”三个字,她(他)们不关心女主播在幕后做了什么,不在意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淘宝模特和主播,也不知道自己在淘宝店里看到的欧式卖家秀其实是在浙江拍的,更不知道自己在购物的时候很有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

  而搜狐科技在双11前后采访了诸多与这场狂欢相关的幕后人物和故事,有月入六位数的网红主播,有掌握顶尖模特的经纪人,有淘宝直播的美女产品经理,有狙击网络黑产的工程师。

  这些人的存在就像月之暗面一般不为常人所知,但我们希望将他们的秘密故事讲给你们听。

  严格的说,美女主播不算幕后人物,她们在手机前推销衣服和美妆产品的故事,许多人并不陌生。然而这些不到一年时间就极速蹿红的人,可能也是危机感最重的人,但很多人并不知道。

  在北京的一场活动上,搜狐科技见到了蘑菇街力推的女主播敏恩kerea(以下简称敏恩),这是一位做一次直播能带来十几万购物车添加的美女主播,在蘑菇街拥有数量最多的粉丝。

  面对搜狐科技她感慨最多的就是连轴转的工作状态,甚至赶得上很多创业者,“一天十几个小时很正常吧,我们毕竟是吃青春饭的,也不知道(直播)能做多久”。说上面这番话的时候,敏恩依然开着直播间,向自己的粉丝直播采访过程,偶尔回击一些“捣乱”的用户。

  “我希望蘑菇街能再多给我们提供一些培训,毕竟(主播)出名之后会被厂商邀请,去很多只有明星才能参加的活动”,即使已经成为了蘑菇街的“头牌”,她仍然对改变自身不足有着迫切需求。

  男主播粥粥做的是美妆直播,因为受众里女性偏多,作为男性主播反而有特殊的优势,加上自身的努力,粥粥目前在蘑菇街拥有大量粉丝,是TOP级别的美妆主播。

  在粥粥和敏恩的朋友圈中,经常能看到深夜工作的状态。粥粥对搜狐科技表示,忙的时候需要从早上8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扣除吃饭和化妆的时间,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能勉强接受的状态,但对于需要出镜的主播来说,却是对皮肤的极大摧残。加上长期坐在手机前并且缺乏睡眠,他们的健康状态也更加脆弱,即使在接受搜狐科技采访前,粥粥睡到了接近中午,但仍然掩饰不住眼里明显的血丝。

  幸运的是,随着主播地位的不断提升,厂商对网红主播的接纳度也在增加。粥粥向搜狐科技表示,有很多以前做模特的朋友,都开始尝试到蘑菇街和淘宝等电商平台做服饰或者美妆主播。

  但是,转型做主播的这些模特仍然会在业余时间接拍摄的单子:买家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任何一家高销量的淘宝店铺以及爆款产品,都离不开精美的买家秀照片。

  2016年11月3日下午,搜狐科技来到了杭州滨江区的江南文化创意产业园外。

  在这条不到百米长的街道上,路两边停了四辆保时捷、两辆玛莎拉蒂、两辆捷豹、两辆路虎揽胜和若干辆宝马,价值迫近千万。这个排场不亚于高端私人会所地方,坐落着一家“淘宝特供”的摄影基地。

  滨江区几乎是国内最大的淘宝模特聚集区。粥粥告诉搜狐科技,模特和主播们选择在滨江安家的主要原因就是这家专供淘宝和蘑菇街等电商平台模特拍照的基地。

 

  它的性质类似于横店影视城,开发商看到了模特群体兴起背后的利益,挑选一块区域搭建专业的电商拍摄基地:这里拥有各种不同风格的拍摄背景,“你们在淘宝上看到的那些各国照片,大部分都是在这里拍的”,粥粥向搜狐科技表示。

  想在基地内拍照,需要提前登记,按小时收费。作为增值服务,基地内有专用的衣物整理和模特化妆区域。基地内模特和摄影师等工作人员众多,天没亮就有团队进入拍摄,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

 

  搜狐科技以寻求拍摄地点为由向管理人员询问相关价格,得到的答复是基地会员分为两种:高级会员需要充值5000元,采取200元/小时的计费价格;贵宾会员充值3万元,采取180元/小时的计费价格。

  根据搜狐科技在现场接近两个小时的观察和统计,这个不到一千平米的基地内,保持着十五家以上的拍摄团队规模,按照最低会员等级200元/小时计算,基地每小时收入超过3000元,一天十二小时就是接近4万元的收入。

 

  “今天人少,天气好人多的时候,基地内根本站不下人,得有好几十号(团队),想找个好的地方(拍照)都很难”,一位主要提供韩国模特的供应商七七对搜狐科技表示,这个基地只要把几个异国景观搭好,“坐地收钱”就行。

  七七曾经是在韩国留学的学生,因为大学爱好摄影,最终在淘宝火爆的时期发现了拍模特的商机,目前运营着一家主要提供韩国模特拍摄工作的公司。

  七七向搜狐科技介绍称,目前国内的模特普遍采用按衣服件数收费的方式,而韩国模特则采取按小时收费方式。在模特熟练的情况下,后者性价比明显高于前者。

  根据搜狐科技的现场观察,某位韩国模特在拍摄过程中平均5分钟完成一套衣服,更换衣服不需要助理帮忙,一小时拍了接近十套衣服,而另外几名国内模特基本保持着二十分钟一套的频率,还需要有2­3名助理协助换衣服调整发型。

 

  (七七签下的某位知名韩国模特,远处为国内某模特的助理团队 图片来自:搜狐科技)

  国内的客户拍一件衣服给1200元,而熟练的韩国模特按小时计费每小时才1000元,掌握着大量韩国模特资源的七七,无疑从这个差价中拿到了巨大利润。

  目前的经济公司让七七每个月净赚50万以上,这一切也来源于厂商对“买家秀”近乎狂热的重视程度。“我们上周专门租了一个游艇出海拍摄一天,只拍了四件衣服,成本就花了十几万”,七七说,厂商方面给了自己团队30万的预算。

  七七告诉搜狐科技,自己曾经开过淘宝店,但赔了300多万,最终决定重新做回经纪人,“还是要做自己擅长的,眼馋别人(开店)一年几个亿没啥用”。

  “我下周要去谈个合作,那是一张在伦敦拍的照片,客户希望能获得使用权,他们开价80万,就为了能用这一张照片”,七七说,淘宝上年入过亿的那些店铺,都是撒钱不眨眼的大客户。

  时间在变,供应商们的生财之道也在变。进入2016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供应商,从单一提供平面模特,转向提供各种美女主播,背景就是网红主播供不应求的现状。

  一位要求匿名的上海本地主播对搜狐科技表示,今年淘宝直播在双11中砸下重金,跟很多网红主播签了直播合同,“供应商提供一件衣服,主播说5分钟,就是1000块,主播和淘宝直播五五分成,一天下来(主播)赚10万块一点问题没有 。

  淘宝直播是淘宝内部团队孵化出的一个项目,从2015年年底内部启动到今年双11,正好经历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当搜狐科技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内的咖啡馆中遇到黛妍时,已经是下午5点,我们只有两个小时的聊天时间,晚上7点她还要回去和自己的团队继续开会。

  “我上周都没回过家”,她自我嘲笑道。在这一年内,黛妍遇到了自己的风口。直播概念的火爆程度不亚于蹿升的火箭,淘宝直播在阿里内部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我们开始频繁在阿里巴巴的新闻稿中,看到淘宝直播的介绍内容。

  在黛妍的规划中,淘宝直播不想做成映客和花椒那样的美女秀场直播,“所以我们第一版产品并没有上线美颜功能,一堆主播都慌了,后来我们花了一个月加上了这个功能”,在黛妍做淘宝直播的经历中这是最意外的一次状况,但她表示并不后悔这个决定。

  与阿里内部运营人员占据主要话语权的风格不同,这位从新浪微博跳槽到淘宝的产品经理,对于自己的产品有着近乎偏执的态度,类似于门派“掌门人”一般强势。即使淘宝直播已经在今年的双11中被阿里当做案例反复宣讲,她仍然认为好的产品不需要把注意力放在对外PR上,“淘宝直播还有很多功能没加,也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临近双11的前两周,黛妍的团队开始更多的配合其他业务团队,工作也进入了不分昼夜的状态,这种状态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接受的。

  “我老公也是阿里的,所以双11我们差不多忙,所以也没啥矛盾”,黛妍说。这是一个典型的“阿里家庭”,工作和生活的节奏都跟阿里绑定在一起,双11也算全家共同的“战役”。

  从10月21日到11月11日,淘宝官方和商家的红人直播场数超过了6万场。

  “年底阿里会给淘宝直播团队发一个很大的年终奖么”,搜狐科技向黛妍发出了询问,她满脸笑意的说“真的吗?借你吉言啊,给我们发一个大点儿的”。

 

  产品和技术团队永远是保持平台安全稳定运行的核心,每当我们在双11零点涌入各大平台进行抢购的时候,另一群人的神经就会紧绷到极点。

  双11就像一块“唐僧肉”,庞大的参与用户规模和大量的现金流动让很多人眼红,网络黑产的身影也浮现其中。

  腾讯云在双11之前曾举办了电商风控与安全活动,京东风控研发总监吴?向搜狐科技表示,网络黑产在双11这种大促期间非常活跃:很多营销活动都会发放优惠券,券贩子会对它们进行倒卖;促销期间商品加价倒卖、恶意囤货、碰瓷和虚假交易的案例也会呈爆发趋势。

  甚至电商账号都会成为黑产囤积的资源。吴?称,京东的高级会员账号比如钻石级别的账号,去年大概是一二十块钱,今年双11之前已经涨到了一百多块,“网络黑产的产业链已经非常完善,上游的手机、邮箱、卡和下游的支付、打码、物流空包等每个环节都有人做”。

  黑产的威胁是巨大的。腾讯云高级安全策略工程师刘飞飞向搜狐科技举例称,某家估值超过10亿的O2O公司,在2015年行业发展最迅猛的时候,被“薅羊毛”的网络黑产组织在几个月内就刷倒闭了。

  危险的除了平台,还有用户。一旦黑产通过各种渠道拿到了完整的订单信息,就可以通过各种虚假链接等方式欺骗用户进行退款操作,甚至会威胁到用户的支付账户安全。

  无论是京东618,还是天猫双11或者亚马逊的黑五活动,电商平台都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时间,这里面有能用数字计算的金钱,也有难以估量时间。

  各大平台安全团队的工程师,更像是是非黑白的“审判官”,一旦让黑产漏网,就意味着用户端要承受巨大的金钱和隐私风险。

  他们与网络黑产的战争几乎是全年无休。腾讯云安全总监周斌自嘲称,除了情人节之外,就只有大年初一能够休息,“大年初一红包发完了,早上大家睡觉的时候,才是安全团队休息的时候”。

  (注:敏恩和粥粥为主播艺名,七七为被访者化名,其余被访者均为实名)搜狐科技 文/崔鹏

  空包一百空包一百

空包网 http://www.9766kongbao.com

上一篇:支付1元 你的账户余额秒空!

下一篇:6月1日起石狮部分城乡公交线元空调费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

  • 电话咨询

  • 务必先加好友